时尚新闻

昔日黑土滩 如今绿意浓??青海果洛草原生态治理见闻-

发布日期:2020-09-16 03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新华社西宁9月11日电 题:昔日黑土滩 如今绿意浓??青海果洛草原生态治理见闻

  除了科学治理,黑土滩治理还离不开群众的共同参与。在果洛州达日县等地,牧民群众自筹资金购买种草工具,主动加入和黑土滩的“斗争”。

  每撒下一粒草种,都是挑战黑土滩的战书。每治理一片黑土滩,都在靠近绿水青山的梦想。如今,在果洛州黑土滩、黑土坡最严重的达日县,已治理黑土滩122.46万亩、黑土坡7.5万亩,当地生态环境明显好转。

  草原恢复后,多智如今重新回到家乡开始放牧,加上草原管护员每月1800元的工资,让多智一家有了稳定的收入,更坚定了他守护家园的决心。

  “草原并非一直这样美丽,10多年前,我家的草场突然‘生病’了,光秃秃一大片,几乎寸草不生,牛羊没有吃的。”多智回忆说。

  多智说,草原的“病”好了,他打算适当地多养几头牛,一边放牧一边保护好家园。像多智一样,更多的牧民,正把绿色的梦编织在江源大地上。 【编辑:郭梦媛】

  为了让黑土滩重新“披绿”,果洛州花大力气培育合适的草种。“经过反复尝试,我们研究培育出繁殖能力强、适应性强的早熟禾,能够在黑土滩生长,目前果洛州已种植了近三万亩,处于大量扩种取草籽的阶段。”贺有龙说。

  果洛藏族自治州位于青藏高原东南部,地处三江源核心区。长期以来,黑土滩犹如溃烂的疮口在草原上蔓延,严重影响牧民群众的生产生活,成为果洛干部群众心头的伤痛。

  新华社记者 李占轶

  黑土滩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形成的草原灾害。在过度放牧、气候变化、鼠害泛滥等因素叠加作用下,草场严重退化,毫无价值的毒害草取代了原生牧草,又经风蚀和水蚀后形成裸露土地。

  自2019年起,果洛州还率先在青海实行“草长制”,建立了草原管护网格化和管护队伍组织化制度,把草场承包、草原生态保护修复纳入管护体系,形成全区域覆盖,执行禁牧和草畜平衡制度,实现草畜联动,维护和促进草原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功能性,形成了一整套草地资源保护管理发展模式和草原生态环境保护制度。

  骑着摩托车行驶在草原间的小路上,望着满眼绿意的草原,44岁的牧民多智觉得心里既踏实又惬意。

  多智是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达日县窝赛乡直却村的牧民,当时,由于黑土滩扩散导致草场退化,他不得不卖掉家里的牛羊,离开家乡,一家四口人搬到达日县城,靠打零工过活。

  “黑土滩不断侵蚀草原,让草原丧失了生产和生态功能。”对于黑土滩的危害,果洛州草原工作站站长贺有龙深有体会。自2005年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启动后,黑土滩治理项目在果洛等地逐步开展。

  为了恢复更多的草原,果洛州已启动草原生态保护修复综合治理三年行动,计划再治理黑土滩126万亩,黑土坡119万亩,植被盖度达到65%以上;改良退化草原139万亩,植被盖度达到85%以上。